乾飼料對貓牙齒的影響

本文要點:

乾飼料和口水接觸之後,飼料中的碳水化合物會被釋放出來,附著在牙齒表面,進入生成牙垢和牙週病的第一階段,也就是牙菌斑的產生。

一旦形成牙斑菌,便開始進入第二階段,即牙垢累積,也稱牙結石。牙結石帶有幾百萬個細菌,而且增生速度極快。細菌由口中擴散出去,,對身體各個不同器官,例如腎、肺、心和肝,可能造成傷害。

最近更新: 2015年9月20日

原始刊出日: 2015年4月4日

作者: 獸醫 Guillermo Diza, MV

原文出處連結: http://feline-nutrition.org/answers/answers-what-dry-food-does-to-your-cats-teeth

問:

我餵貓吃獸醫推薦的商業乾飼料好幾年了。但是上次去醫院時,醫生跟我說我的貓有牙垢,而且牙齦紅腫,需要麻醉洗牙。怎麼會這樣子呢?一直以來我都是一字不漏的遵照獸醫的指示餵食。覺得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…

答:

雖然人類把貓帶入室內居住,但貓的生理結構並沒有因此而改變。貓依然還是絕對肉食動物。換句話說,我們帶回家的是一隻迷你版的老虎、獅子或豹。家貓依然保有肉食動物的本能,儘管已經住在室內。犯錯的是人類,因為我們忽略了進化以及自然的設計。

在獸醫實習階段,我其中一個固定輪流的工作,是在動物園照顧大貓,例如美洲獅、獅子和老虎。在那段期間,我從沒遇過有牙垢的大貓,跟我見過許多有牙垢的家貓形成強烈對比。當時腦中第一個浮現的問題是:這些大貓的牙齒是如何維持的如此乾淨?為什麼家貓沒有相同乾淨的牙齒?

答案很簡單:食物不同

大貓和家貓不僅身體結構相同,牙齒構造和形狀也是一樣的。他們都擁有專為貓科動物設計的上下臼齒和小(前)臼齒,合起來時像一把完美的剪刀,用來撕咬整隻獵物、啃碎骨頭、扯下附著在骨頭上的肉。當貓吃生肉和生骨時,咀嚼和啃咬的動作,讓骨頭和牙齒表面相互摩擦,形成磨牙的效果,進而防止牙斑菌和牙垢的累積。這和人類用牙刷和牙線是同樣的道理。每一隻肉食動物每天都在進行如此的動作,表示每一隻吃生肉骨的貓都有每天刷牙。

很不幸的是,當我們餵貓吃商業乾飼料時,相反的情況就產生了。乾飼料通常是小顆粒,不適合咀嚼,因此大部分的貓吃乾飼料時都是用吞的。這對摩擦牙齒表面一點幫助也沒有。再者,乾飼料和口水接觸後,飼料中的碳水化合物會被釋放出來,粘附在牙齒表面,進入生成牙垢和牙週病的第一階段,即牙菌斑的產生(註1)。

牙菌斑一旦形成,開始進入第二階段,即牙垢的累積,也稱牙結石。從此我們便可看到不同程度的牙週病。牙週病不在本文討論範圍,本文重點是飼主要知道牙齒上的結石帶有幾百萬個細菌,而且增生速度極快。由此衍生而出種種問題,包括口臭、吃下有毒的細菌、流口水、牙齦紅腫甚至流血、掉牙齒、上下顎骨遭到破壞。細菌由口中傳播擴散出去,可能對身體各個不同器官造成傷害,例如腎、肺、心和肝。更糟的是,可能對生命造成威脅。貓的口腔健康是一個必須十分認真看待的問題。

澳洲有一個針對狗做的小型實驗,觀察乾飼料對牙齒的影響速度有多快(註2)。四隻原本都吃生肉骨的狗改吃乾飼料,十七天後這些狗全部出現口臭和牙齒變黃。有一些體重減輕。全部的狗都出現行為的改變、皮膚搔癢、口臭和腸胃道不順,例如大便量較多、臭、甚至腹瀉。雖然這個小實驗是針對狗,不是貓,但對絕對肉食動物的貓而言,結果應該會是一樣的。

貓應該吃自然之母提供的食物。生肉餐應該要包含肉塊和帶骨肉,透過骨頭和牙齒的摩擦,達到清潔牙齒的效果,鼓勵貓用剪刀般的兩側牙齒,進行撕咬和咀嚼。避開以碳水化合物為基礎的過度加工食品,因為會導致口腔問題。每隻貓的體質都不盡相同,有些因為體質的關係比較容易有口腔問題,餵正確的食物,才有機會為貓的口腔帶來健康。

本文作者(獸醫)Dr. Guillermo Diza畢業於秘魯利馬的 Universidad Mayor de San Marcos。他目前在利馬執業,同時提供許多當地的動物救援組織獸醫服務。

本文譯者謝凱特,譯有「你的貓」一書。東吳大學英文系畢業。養貓三十年。大約2011年開始餵生食。興趣是讀英文小說和貓生食相關知識。

PS:這篇文章在新浪部落格的原始刊出日大約是2016年4月

PS:要看文章中的註,請點原文連結

譯者補充:

記得生肉食譜文貼出後,有人問吃乾飼料有益口腔健康,因為咀嚼時可以與牙齒摩擦,改吃肉泥沒有給牙齒摩擦的機會,那口腔健康該怎麼辦?那時候的我還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,但是現在我知道怎麼回答了。乾飼料充滿了碳水化合物,也就是糖,吃糖不是會蛀牙嗎?為什麼人類吃糖被恐嚇會蛀牙,而貓吃糖卻被說成可以清潔牙齒?簡直就是好笑到了極點,更好笑的是我竟然相信這套謬論二十年。乾飼料製造商提供的貓營養知識,不管如何荒謬,透過專業人士來傳播,立刻變成金科玉律,狗屎變黃金的概念。

話說回來,我餵年輕貓吃帶骨肉的經驗是依然出現牙結石,所以我放棄餵帶骨肉,因為骨頭卡在牙齒之類的狀況,會讓阿婆年老的心臟負擔太大,所以我選擇刷牙。

註1. C Zambori, E Tirziu, I Nichita, C Cumpanasoiu, RV Gros, M Seres, B Mladin and D Mot, “Biofilm Implication in Oral Diseases of Dogs and Cats," Scientific Papers: Animal Science and Biotechnologies 45, no. 2, 2012.

註2. Dr Tom Lonsdale, Science Death Experiment, 2015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